臺海網(微博)1月29日訊 臺灣《聯合報》今天凌晨刊發社論,就近來民進黨的發展情勢指出,民進黨正面臨體制空洞化的重大危機。ARMANI柯文哲拒入民進黨,與蔡英文在體制外另樹兩岸關係的旗幟,皆是顯著的徵兆。
  柯文哲拒入民進黨,認為若以民進黨籍參加臺北市長選舉,即不可能打破藍綠的界線;他甚至說,若選前不入黨,則即使當選後可能仍不入黨。柯文哲此計,固然是一種選舉謀略,但他在造成話題後仍能維持聲勢不墜,甚至竟迫使整個民進黨可能屈從於他,卻是一個值得深思的異象。柯文哲是以貶抑民進黨來抬高自己,而民進黨則坐視柯文哲羞辱民進黨卻仍必須百般將就;僅憑一個外接式硬碟柯文哲,即能推翻黨章所定提名規範,甚至架空了整個民進黨的體制,豈不是匪夷所思?
  蔡英文則是另一種形式的柯文哲。她於2000年以無黨籍身分進入扁政府內閣,再於2004年為取得不分區“立委”地位而加入民進黨,至2008當選民進黨主席時僅四年黨齡。此時,她與蘇貞昌陷於2016年臺灣地區領導人候選人的提名之戰;因而將蘇主持的華山會議的《對中政策總結報告》降格為《檢討紀要》,她自己則大陣仗遣小英基金會登陸訪問。這一方面是因蘇貞昌沒有能力將蔡英文整合在民進黨中央竹北售屋的兩岸政策中,但相對而言,另一方面卻更彰顯了蔡英文藉貶抑黨體制來自樹一幟的政治意圖。此時的蔡英文,甩掉了蘇貞昌,也架空了民進黨中央。
  柯蔡二人的共同點是抵制體制,在體制外另樹旗幟,另立門戶。欲競選臺北市長的柯文哲,以拒入黨體製為榮,民進黨卻被他牽著鼻子走;欲競選總統的蔡英文,則在黨中央之外,另闢兩岸關係的蹊徑,也以甩開黨體製為得計,黨中央對她亦無可奈何。以景觀設計柯蔡二人之例,這若不是民進黨體制的空洞化,什麼叫做空洞化?
  柯蔡二人甩掉黨體制,然就社會反應來看,柯蔡的掌聲大而蘇主microSD席的噓聲響;這是民進黨內首次出現“造反派”凌越“當權派”的政治異象(自許信良、施明德、十一寇,均是造反派敗陣),民進黨黨體制的權威性與正當性何以會空洞化到如此地步?這是因黨體制的當權派在掌握黨的核心價值及核心利益上已失優勢,以致太阿倒持。
  今日民進黨中央黨體制之權威性及正當性的空洞化,其實是緣自長期的道德空洞化、論述空洞化、政策空洞化及信任空洞化。道德空洞化,從扁案及柯建銘關說案,可見已無廉恥可言;論述空洞化,至今仍停滯在“應該積極凝聚臺灣內部的共識做為兩岸對話基礎”的階段,如何進行“海鷗與沙灘客”的對話?政策空洞化,ECFA從“喪權辱國”翻覆至“概括承受”,美牛案竟在“立法院”打了幾天地鋪後在鼾聲中消失;信任空洞化,則有了以上的空洞化,社會信任如何不空洞化?黨體制的權威性及正當性更如何不空洞化?而柯文哲的否定體制與蔡英文的甩開體制,可謂皆是鑽過這個已然存在的體制空洞罷了。
  問題在於:柯文哲不肯入黨,並不能補救民進黨體制的空洞化;蔡英文架空了黨中央,也不能補救黨體制的空洞化。柯不入黨,是怕黨拖累了他;蔡英文架空黨體制,一方面是要壓倒蘇貞昌,另一方面亦是因在這樣的黨體制內,至少在兩岸政策上已經難有作為。
  民進黨在臺灣南部縣市的盤石穩固,不能掩蓋其在道德、論述、政策、信任及黨體制上的空洞化。柯文哲的逃,及蔡英文的閃,皆只能反襯空洞化危機之深重。一個大黨,連兩岸政策亦無法在黨體制內獲得結論,連明明是由民進黨及綠營主力支持的臺北市長候選人也要戴上“在野大聯盟”的假面具,這難道不是黨的危機?
  柯蔡二人,皆是以個人的形象與人格特質在民進黨內屬於“非典”,而引得社會註目;且二人亦深諳如何以其“非典”特質,來吸引超溢綠營的選票。但此計雖可能贏得選舉,卻無可能補救民進黨在道德、論述、政策、信任及黨體制正當性上的空洞化危機。
  柯文哲不入黨,甚至說若當選也不入黨。但是,蔡英文儘管贊同柯不入黨,自己則無可能退黨;今日她或有可能閃過蘇貞昌,但在她倘若復任黨主席或又成民進黨臺灣地區領導人候選人後,還能甩掉民進黨嗎?如果不從道德、論述、政策、信任上再造民進黨,2016的蔡英文,恐怕又會步上2012的覆車之轍。
  責任編輯:燕子  (原標題:台媒:民進黨正面臨體制空洞化的重大危機)
創作者介紹

豐田

bsndiqagwnzx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