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記者李榮華)北安社區老年大學校長張金波最近愁上心頭,自己率領的學校沒了“組織”,經費短缺運轉停滯,急盼被“收編”。11月26日,白髮蒼蒼的他拿著一沓資料,開始為學校尋找“歸宿”。
   當日上午,在銀川市興慶區鳳凰北街街道辦事處北安社區一間狹小的房子里,三四十位老人擠坐在一起,認真地伏案練習書法。由於地方太小,老人們將一些零碎的東西放在腿上。提及社區老年大學的現狀,老人們七嘴八舌地說開了。“北安社區老年大學原本是寧夏老年大學的分校,今年寧夏老年大學不要我們了。我都快80歲的人了,從這個學校10年前成立時就在這兒學習上課,已經成了習慣。可現在我們沒有‘組織’了,沒錢請老師,沒錢買學習用品。”韓奶奶激動地說。她告訴記者,這所老年大學為周邊十幾個小區的老年人服務,大家每天聚在一起學習繪畫、書法、手工、烹飪、音樂、舞蹈等十幾種課程,日子過得充實快樂。但從今年年初開始,寧夏老年大學將這所學校剝離,學校沒了依靠,樣樣短缺。“新來的一批剛退休的學員,將精神寄托從單位轉移到這裡,可剛培養起興趣,學校就成了“沒娘的孩子”,讓大家難以接受。”王奶奶說。
   據校長張金波介紹,該校輻射周邊十幾個小區的2萬餘老年人,先後註冊的學員有800多人。十年來,學校培養出一大批各學科專業人才。今年,寧夏老年大學決定不再設立分校,也不承擔分校的教學經費,使得北安社區老年大學陷入困境。他希望該校能由銀川市老年大學接收,或者由興慶區有關單位接管或資助開辦,“讓這所老年大學繼續辦下去”。  (原標題:北安社區老年大學想有個“歸宿”)
創作者介紹

豐田

bsndiqagwnzx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